貿易壁壘豎立與市場分散化趨勢下的供給布局

發佈日期: 2019 年 04 月 03 日 13:47 | 作者: | 分類: 分析評論

經歷劇烈的政策衝擊,太陽能市場規模仍在 2018 年成長到 101GW,且成長動能還會延續,2019 年全球需求可望站上 110GW的新高,需求增強的同時也有分散化的現象,GW 級市場將從 2016 年的 6 個成長到 2019 年的 16 個,前五大市場的總市占率則將由 81.4% 下降至約 65%。

相對於市場的分散化,供應端則持續往亞洲集中。根據 EnergyTrend 的產能資料庫,全球電池、模組產能分別有 69%、64% 設置於中國,更分別有高達 92%、85% 的產能位於印度以外的亞洲地區。進一步分析 2019 年主要市場的供需狀況,中國、東南亞、台灣、韓國均屬供過於求的地區,而美國、印度、歐洲等地則必須從這些地區進口產品以滿足市場需求。

貿易壁壘下的競爭分析

太陽能市場的國際貿易關係自 2012 年起即持續受到貿易壁壘影響,2018 年更接連發生美國 201、印度防衛性關稅、歐洲 MIP 結束、美國 301 等劇烈變動,使市況混沌不明。

由於終端市場仍然存在,供應端如何配合就成了問題。根據各國市場的狀況來看,供應端的產品流向有兩大型式:

  1. 直接出口

澳大利亞、日本、東南亞等沒有貿易壁壘的市場,各地產品進出口不受任何限制。此類市場的模組採購商首重模組的性價比、品牌與保固、發電品質等面向,中國的一線大品牌在這些面向最具優勢。

  1. 加稅後出口

印度在 2018 年 7 月 26 日啟動防衛性關稅,然而觀察中國對印度的出口狀況,可見印度拉貨需求雖在 8-10 月因政策反覆而陷入低點,但 11 月之後的進口量明顯回溫。印度市場仍有需求缺口,且中國多晶模組加稅後價格仍可控制在 US$0.29/W 以下,使印度的防衛性關稅保護程度不足,僅有來自越南、泰國的免稅模組有機會與稅後的中國模組競爭。

另一案例是美國。美國目前有約 2.5GW 電池與 6.6GW 的模組產能,對於 2019 年 12.5GW 的市場仍分別有 10GW 與 5.9GW 的需求缺口。土耳其、印度等國地產品雖完全免稅,但其產能有限,產品性價比亦不如主要的亞洲供應商,因此美國必定會從亞洲進口產品。在每年 2.5GW 的電池免稅額度用完後,就需進口課稅產品。以台灣、中國、東南亞的電池與模組價格來分析,最具優勢的是東南亞電池加上美國模組封裝,即圖三的藍線所示。其次是直接由東南亞進口模組。

中國與台灣目前仍受中美雙反稅覆蓋,綜合稅率高於其他產地。台灣業者現行綜合稅率為 26.33 –  49.5%,中國產能的綜合稅率則為 62.24–286.59%,但台灣產品的價格較高,因此雙方最低稅率的稅後價格在伯仲之間。不過,因台灣對美外銷以電池片為主,而中國大多是由垂直一體化廠家直接出口模組,所以主要是分別在電池與模組環節與東南亞產能競爭。

除前述兩大形式外,貿易壁壘亦會造成供應遞補與排擠兩種現象。舉例來說,印度的防衛性關稅阻擋了馬來西亞產能,若因此發生供給空缺,則可能由鄰近而無關稅的越南、泰國產能遞補,或者由稅後價格仍划算的中國產能遞補。而供應排擠最明顯的現象發生在歐洲。中國產品的價格在531新政後持續崩盤,且歐洲的MIP於2018年9月3日結束,使中國產品擁有極強的價格競爭力,市占率從2018年10月起就超過了五成,對台灣、韓國、東南亞等地造成了明顯的排擠效應。

中國產能主宰市場,東南亞供貨彈性最高

各產地所受限制不同,加上各地生產成本與產品市價有落差,在供應鏈於 2H18 起劇烈降價的情況下,各國貿易壁壘的實質門檻強度不一,全球產品流向亦十分混亂。整體來看,中國產能以其產品性價比與供貨能力而主宰全球市場;台灣以電池片外銷為主,且生產成本偏高,價格競爭力較弱,外銷空間受到很大的挑戰。相較之下,東南亞產能具有生產成本低、供貨能力穩定、出口空間較大等優勢。即使在貿易壁壘存在的地區,東南亞產能仍可依據市況變化來調配,供貨彈性最高。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