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崛起的亞太太陽能大國

發佈日期: 2012 年 07 月 20 日 17:21 | 作者: | 分類: 分析評論

 

澳洲已悄然成為世界第九大太陽能光伏市場以及亞太地區主要太陽能市場之一。2011年亞太地區的光伏生產增長了165%,預計到2015年亞太地區光伏需求將達全球總量的四分之一。而澳大利亞在亞太太陽能的繁榮前景中佔據戰略性優勢,包括在與中國企業合作方面。

澳洲太陽能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澳洲2011年太陽能發電量超過10億瓦特,有望完成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佔20%的目標。

據澳洲清潔能源理事會(Clean Energy Council of Australia)透露,澳洲有超過500,000個家庭安裝光伏系統,數量達到3年前的36倍。可再生能源發電總量能供應約4百萬戶家庭。

政府大力支時有功

澳洲聯邦政府一直鼓勵安裝住宅太陽能系統,推行了可再生能源信貸增值項目,對發電量小於1.5千瓦的光伏安裝予以補貼。對於公用事業規模的太陽能發電廠這種少見項目,澳政府也通過實施「太陽能旗艦」項目予以支持,並在近期通過了徵收碳稅的決議,加大了煤炭發電成本,進一步鼓勵太陽能利用。

2011年11月6日,歐巴馬總統訪問澳洲期間,澳洲政府與美國聯合宣布向美澳合作太陽能研究投資3200餘萬美元。

2012年3月27日,澳洲政府宣佈建立總額為2億澳元的南十字可再生能源基金(Southern Cross Renewable Energy Fund),由該國政府、南十字投資風投和軟銀中國創投共同投資,用於投資初創的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企業,幫助其發展技術,開拓國際渠道。

自2009年以來,澳洲政府通過澳洲太陽能研究院(ASI)向48個太陽能研發項目進行了投資。2011年夏,政府宣布投注逾7億5千萬澳元建設世界最大的兩個太陽能發電站,定於2012年開工。一座是150 MW的光伏發電廠,位於新南威爾士州的莫里(Moree, New South Wales);另一座是250MW的太陽能熱混合發電廠,位於昆士蘭州的欽奇拉(Chinchilla, Queensland)。

2012年4月12日,澳洲最大的光伏項目之一也進入關鍵性建設階段。First Solar, Verve Energy與通用電氣能源金融服務公司(GE Energy Financial Services)的領導到場,慶祝格里諾河光伏太陽能發電場項目(Greenough River Solar Farm) 開始安裝太陽能板。這座10MW的光伏電站位於格拉爾頓 (Geraldton) 南部50公里處,將安裝約150,000 片First Solar製造的薄膜光伏組件,定於2012年中完工,耗資5千萬澳元。這一合資項目計劃將安裝容量擴充至40MW。

著重聚光太陽能(CPV)技術

澳洲太陽能研究院(ASI)注重光伏技術研發創新。2012年3月,ASI 宣布完成第三輪對CPV技術研究的注資,其中包括三個加快CPV技術商業部署的大規模項目,總額超過7百萬澳元。

ASI 稱預備投資1200萬澳元開發太陽能技術項目。其中200萬澳元已指定用於支持一項太陽能電池技術項目。未來四年,澳洲的CPV項目也有望能夠採用政府資金支持開發的新電池技術。

ASI 還向RayGen Resources總價為360萬澳元的中央接收式CPV試點項目投資了175萬澳元,這是世界第一個使用光伏的預商用中央接收式聚光光熱(CSP)系統。

ASI 的投資還包括了屋頂聚熱(CST)和聚光(CPV) 太陽能發電的微聚光系統試點項目,以及多結太陽能電池等。

同時,Silex Solar 也在推進位於維多利亞州米爾迪拉的2MW CPV 項目,計劃耗資4億澳元。一旦完工,該公司計劃在今後四年將電站裝機容量逐步擴展到100MW。

澳中太陽能合作

2012年3月在中國山東省召開了第六屆中國太陽能利用大會暨展覽會,會上澳洲太陽能協會(AuSES) 首席執行官John Grimes先生發表演講,點明瞭中澳在太陽能方面有著更大的合作機會。正是在此次會議上,澳洲太陽能協會和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簽署了太陽能信息共享的諒解備忘錄。

〈澳洲太陽能協會首席執行官John Grimes()與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先生〉

中澳太陽能業已建立合作關係並將繼續深化發展。

2010年,ASI與中國尚德電力和本土的Silex Solar 合作,向某應用研究項目投資2416萬澳元,目標是提高太陽能電池性能25%,按瓦特美元計算降低製造成本15–20%。Silex Solar 將保持與中國廠商海潤光伏科技的合作,後者近期成功上市,借此未來的項目的實施將更為順利。

2010年10月啓動的維多利亞-尚德先進太陽能設施(Victoria-Suntech Advanced Solar Facility)項目,旨在開發新世代納米等離子光伏電池,是由澳大利亞斯威本理工大學和中國尚德電力共同合資打造而成。

最近成立的南十字星可再生能源基金則由上海的軟銀中國創投與澳政府共同提供資本。

太陽能發展受挫

澳洲太陽能發展的未來前途廣闊,但是近期也遭遇一些挫折。

2012年2月,BP Solar 從澳洲政府的150MW 莫里太陽能發電場項目中標財團中退出。這一項目規模預期將居世界同類光伏電廠之冠,然而由BP Solar、 西班牙的Fotowatio Renewable Ventures和Pacific Hydro 組成的財團因為沒能為該電站簽訂任何電力購買協議(PPA),資金籌措無法保障,這座投資9億2千3百萬澳元的工廠的前途也蒙上了陰影。因此,澳洲政府重新招標,招標對象包括本土的AGL, 以及有中資背景的Infigen-Suntech 和TRUenergy。

結論

未來四年,澳洲將著重CPV技術利用,資助開發新的太陽能電池技術,以便整合入其CPV項目。這一舉措通過開闢新市場和降低生產成本,應有助於CPV市場整體發展,讓澳大利亞太陽能企業在未來沒有政府補貼的情況下仍然具有競爭力。

儘管屋頂光伏系統快速搶攻住宅市場令人驚訝,BP Solar領導的財團沒能夠為莫里太陽能發電場簽訂購電協議,從而無法吸引銀行家投資。人們開始對本地融資的大規模光伏電廠的未來產生疑慮。對澳洲金融業的多數企業而言,可再生能源項目融資是一項風險重重的新生事物,因此融資大門可能仍向外國銀行和投資者敞開著。

另一方面,如果澳洲CPV市場的資金支持不僅繼續來自於政府,也能夠來自於猶豫不決的銀行,有利於澳洲太陽能企業出口技術到鄰國發展中的太陽能市場,如新西蘭、印度尼西亞和其他太平洋島國。

澳洲政府對太陽能開發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支持,不僅制定了全國碳價和可再生能源目標,還投資170億美元用於清潔能源技術。澳大利亞認為其主要用於發展新世代技術的經濟支持及該國作為太平洋國家的地理位置,是與中國開展進一步合作的優勢所在。

皮尤慈善信託基金會(Pew Charitable Trusts)報告稱中國2011年在清潔能源領域的投資為455億美元。中國不僅制定了國內太陽能裝機容量增長至50GW的目標,還首次實行了太陽能補貼政策。但是中國雖然擅長製造廉價太陽能板,卻仍然要與其他國家的太陽能開發商合作才能開發新技術。近幾個月來,中美關係的惡化,使得如澳洲等其他國家,有機會通過政府和大學資助的研究項目加入太陽能新技術合作。

2012年3月29日,澳洲太陽能協會與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在北京簽署了太陽能信息共享的諒解備忘錄,「加強了中澳太陽能企業、研究人員和機構的聯繫,並且促進了兩國學術、工業和文化的交流」。

澳洲太陽能協會首席執行官John Grimes 評論道:「這一協議能夠加強兩國在太陽能領域的合作,不僅能促進兩國太陽能發展,而且創造了新的投資、就業和商業機會。」

原文連結:Australia: An Asia-Pacific Solar Power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