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車排放作弊案塞翁失馬,福斯決心全力衝刺電動車

發佈日期: 2019 年 02 月 18 日 14:12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福斯汽車因為 2015 年爆發柴油車排放作弊案而灰頭土臉,不僅商譽嚴重受損,也付出龐大召回與賠償費用,但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福斯推動柴油車不惜作弊而受到沉重打擊,反而促進公司下定決心,往反方向積極發展,全力衝刺電動車,因而成為歐洲對電動車最積極的車廠之一,大幅壓注高達 800 億歐元資金投入電動車的研發製造。

其他歐洲主流車廠發展電動車,目前大多是為了壓低平均碳排放量,以達到歐洲各國政府要求的減碳標準,而能繼續賣燃油汽車賺錢,而主流消費者則仍嫌電動車太過昂貴,充電站不夠普及而充電不便,續航力又不足。但福斯不同,在 2015 年作弊遭到揭發的那個週末下午,福斯 9 位高層經理人齊聚,討論作弊遭到揭發後,公司的未來怎麼辦?日後福斯遭到 270 億美元罰款,損失的商譽與銷售量更無法計算。

高層激烈的辯論,但很快地他們決定,應該要把危機當成轉機,既然在柴油車發生不可挽回的作弊還被抓醜聞,福斯要自救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乾脆往另一個方向跳得更遠,重新塑造品牌的未來,於是福斯從力主發展柴油車,竟然整個南轅北轍,決定力拚純電動車市場。會議 3 天後,福斯宣布計劃開發電動車平台,代號為 MEB,即大量生產大眾可負擔得起的電動車計畫。

福斯作弊案爆發之初,其他競爭車廠想把問題塑造成是福斯單一廠商的道德問題,但很快就察覺,福斯無法處理的柴油車空污排放問題,其他車廠也無法處理,福斯最終被迫採取作弊方式因應,其他車廠也如此,很快傳出更多車廠的作弊案,於是人們開始理解這可能是燃油引擎車全面性的問題。柴油引擎汽車本來被視為更省油的新時代燃油汽車,卻因為空污問題卡關,要能真正處理空污到許可值,就要付出更高昂的成本,那將使電動車看來更划算。

於是第一個慘遭「抓包」的福斯,決定全面押寶電動車,因為若是整個產業、消費者、政府、大眾,逐漸普遍意識到,柴油車若要符合空污標準會變得相當昂貴,這技術問題一時三刻不易解決,電動車不僅沒有空污問題,充電行駛原本也就比加油更便宜,打敗柴油車的燃料便宜訴求,而電動車的成本隨著鋰電池量產產能開出而下降,終有突破臨界點的時刻。

福斯將位於德國下薩克森州埃姆登、員工超過 1 萬人的大型工廠改為電動車工廠,福斯內部表示,要是沒有作弊被抓,這是不可能的決策。福斯全力投入,於 2018 年底宣布斥資 800 億歐元發展電動車,遠超過對手投入規模,震驚車界;戴姆勒(Daimler)投入電動車 420 億美元,美國通用汽車(GM)則只計劃投入 80 億美元發展電動與自駕車。雷諾日產三菱(Renault-Nissan-Mitsubishi)則將在 2022 年之前投注 100 億歐元於電動車與自駕車。

2018 年福斯電動車產能 4 萬輛,計劃到 2025 年提升到 300 萬輛,福斯押注在,一旦電動車的成本下降到臨界點,市場將有大規模的爆發,而到時福斯已準備好大量生產平價國民電動車搶市。

福斯這場豪賭一不做二不休,完全梭哈,甚至內部訂下了內燃機引擎的落日時間,2026 年將是最後一款汽油、柴油車的推出時間,之後再也不研發製造內燃機汽車。福斯此舉可說冒著極大風險,若是電動車真能如預期爆發,福斯將大獲全勝,但若充電站基礎設施仍不足使消費者卻步,福斯將有全軍覆沒的危機。雖然如此,但歐洲各國紛紛訂下內燃機汽車落日預定時程,福斯的這項豪賭,可說是計算後的冒險。

危機變轉機?電動車或是唯一解

福斯的大膽,有部分是被迫的,當柴油作弊事件爆發,福斯面對排山倒海的輿論抨擊,不僅環保人士氣憤,福斯更成為德國之恥,在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下,福斯要繼續在柴油車領域走下去,已有實際上的困難。

空污問題本身之外,醜聞也成為減碳主張者借力使力的對象,藉機加強對汽車領域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要求,推動了歐盟制定嚴苛的 2030 年排放目標標準。若要達到歐盟更嚴苛的二氧化碳排放標準,光是採用內燃機汽車是不可能的事,每超過 1 公克二氧化碳排放,將罰款 95 歐元。

若以當前產品來估計,福斯在 2021 年將遭罰款 14 億歐元,福特將遭罰款 4.3 億歐元,而飛雅特克萊斯勒將遭罰款 7 億歐元。其他戴姆勒、BMW、寶獅雪鐵龍、馬自達、現代汽車,預期也都將因為超標而遭罰款,BMW 表示,將以大力推動油電混合車的方式來達標過關。只有豐田、雷諾日產三菱、富豪、本田、捷豹路虎,目前看來可以達標。

對各大車廠來說,更棘手的問題是,歐洲消費者現在傾向更大更重的休旅車,市占率已達 34.6%,以保時捷來說,休旅車占營收高達 61%;休旅車由於車身更大更重,油耗比一般轎車更高,自然碳排放量也就更高,這個消費趨勢,讓車廠更難達到歐盟標準。

福斯的結論是,只有大力發展電動車,才是能達標的辦法。在這種壓力下,也沒有回頭路了。福斯升任從 BMW 挖角、原本負責 BMW 電動車開發的赫伯‧蒂斯(Herbert Diess)擔任執行長,確立走向電動車的方向。

純電動車成本有 30%~50% 來自鋰電池,若要達到續航力 500 公里,鋰電池成本達 2 萬美元,還要再加上電動馬達與逆變器等成本約 2,000 美元,相對來說,汽油引擎成本約 5,000 美元。即使是特斯拉(Tesla)的平價款車種 Model 3,在德國售價也達 55,400 歐元,價格將近保時捷 Macan 休旅車基本款,這是電動車難以普及的基本原因。

不過,福斯認為,利用身為全球最大汽車與卡車製造商的規模採購能力,將能做到把純電動車的價格,壓低到福斯知名的大眾入門款車種 Golf 的水準,即售價 2 萬歐元。畢竟,福斯的品牌名原意即為大眾,大量規模生產大眾平價車,是該公司的歷史血脈。

若福斯的決心與投資規模真能實現,就有可能成為大眾電動車的王者,把當前的電動車之王特斯拉擠到利基市場。要是福斯能達成這個目標,那真的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要不是作弊被抓,也不會有此壯士斷腕的決心。

(合作媒體:科技新報。首圖來源:福斯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