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電今年躉購費率將出爐,台歐學界呼籲政府勿砍價

發佈日期: 2019 年 01 月 23 日 17:30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台灣離岸風電產業能否得到扶植,已然全繫於今年 1 月底出爐的 2019 年躉購費率,而 22 日歐洲經貿辦事處聯合丹麥、德國以及全球風能協會,邀請國內外學界學者,於「離岸風電大學堂」活動上澄清離岸風電相關迷思。

整體而言,躉購費率是補助再生能源發展行之有年的政策,也是台灣政府離岸風電招商唯一亮點,在欠缺其他支撐的稅賦優惠,在政策條件跟開發成本都不同之下,單比較躉購費率高低並不合理,然而台灣在還無任何具體成果就大砍躉購費率的結果,可能走上法國昔日開發離岸風電的舊路,面臨全面停擺的窘境。

「離岸風電大學堂」邀請德國學者與丹麥公部門顧問為離岸風電躉購費率背書,其中,丹麥能源、公共事業與氣候部顧問 Anna Riis Hedegaard 會後結語中強調,台灣人民現在正在考慮是否躉購費率規畫失當、是否全體人民將為離岸風電付出過高的金額,這些都是台灣人民應當也有充份立場做出的質疑,不過發展一個產業本來就困難,沒有人能夠在當下得知這個金額過高;德國離岸風電基金會教授 Martin Skiba 也強調,雖然過往歐洲經驗來看,調整躉購費率本來就是會發生的,但調降費率通常都有相關法規存在,且據法規調整,但台灣並沒有此一法規依據,而就 2018 年與 2019 年現況來看,一樣的 5.5GW 開發量,整個躉購制度卻突然出現了大轉彎,這當然也會影響到大眾對離岸風電發展的觀感。

躉購費率是否過高?各國狀況如何?

外界矚目的躉購費率,過去 2018 年引來許多爭議,遴選制度原先的固定躉購費率為每度 5.8 元,存續期間達 20 年,但到了競標階段,得標廠商卻以 2.2~2.5 元等價格得標,引發外界譁然,質疑原先遴選躉購費率是否過高,然而這其實是導因為果的錯誤理解,得標廠商包括沃旭與北陸,均在前一遴選階段,即是將在 2021~2025 年階段陸續併網的風場中取得一定規模,先有遴選風場的支撐,達到一定的採購規模,才可以低價得標,而非單靠 2.2~2.5 元的電價就能支撐風場開發,也就是沒有 5.8 元的遴選價格,也當然不存在 2.2~2.5 元的競標價。

外界也質疑,為什麼同樣發展離岸風電,美國躉購費率每度 2 元、越南每度 3 元?中經院研究員溫麗琪則據日本資料指出,事實上鄰近國家當中,日本甚至開出每度 10 元的高額水準,全數都低於台灣這個資訊並不確實;她強調,單就躉購費率的最終數字來評估恰不恰當本身就是過度簡化問題,以英國為例,英國躉購費率下降速度很快,主要係因為英國研究時間長達 16 年,有多重不同政策,配合規模不一的風場開發商需求,做出對應的減稅等政策補貼,躉購費率只是整套做法的一部份。綜觀現在,台灣欠缺其他政策支撐,僅用躉購費率來吸引外商投資,並附帶上國產化的規範,但仍能推論以 2018 年的 5.8 元與階梯式費率來看,是外商還有意願來投資的水準,而在取消階梯費率、再增設 3,600 小時的收購上限,將打壞台灣的投資條件。

海外採取階梯費率的代表國家是德國,德國最初推出躉購費率時,對前 8 年推出了 184 歐元/MWh(約每度 6.44 元台幣)的固定費率,後續 12 年則降到 154 歐元/MWh(約每度 5.39 元),至 2020 年 1 月起,全數躉購費率將維持在 154 歐元/MWh。Martin Skiba 指出,過去在德國調升躉購費率以前,德國市場對風場開發商毫無吸引力,但當德國政府下定決心推動離岸風電,調升躉購費率到 184 歐元時,整個風場開發才蓬勃發展了起來,具有規模以後,才有風場開發商甚至可以用低至每度約 1.7 元的金額來參與競標,產業不具備規模,當然也不存在低價的可能性。

全球風能協會執行長 Ben Backwell 也提供海外案例,相同時間英法進行投資,法國在輿論爭議下大幅調降躉購費率 3 成,連帶投資外商意願下滑,最終僅完成 2MW 裝置容量,所有風場開發都停止,當初簽屬的在地化供應鏈也全部消失,至今法國政府都還在調整相關政策,但建立在地化供應的機會已然錯失。

政策擺盪?國內政治角力反成最大風險

外界對於中央與地方政府對風場開發不同調一事也充斥著不同認知,范建得教授也指出,因為台灣欠缺法源依據,如何取得許可一事不具備透明度,只能讓開發商夾在中間去摸索,事實上台大教授江茂雄指出,投資開發本來就會有認知不同,但台灣政府把離岸風電放在什麼樣的地位,風場的主管機關是誰,都存在模糊地帶,才是真正引發爭議所在。而溫麗琪亦揭露研調機構資訊,直指台灣離岸風電發展最大風險一直都在政治的不穩定性與政府的行政效能。

另外,外界對於核能與再生能源能不能共存的想像也是一種迷思,核能從來就不是台灣的主要能源來源,僅佔全台用電約 8% 左右,國外多國都在能源開發上保有核能與綠能等不同能源方案,再生能源著重的是在取代一部分目前台灣的石化能源發電方案,改善台灣的環境狀態,無論未來非核家園政策怎麼改變,都不存在拋棄再生能源改用核能、或是兩者不能共存的理由,台灣地質環境脆弱,離岸風電對於土地狹小的台灣而言,由於台灣優良海上風場開發潛力場址極具規模,未來發展後會是極為有利的能源方案。

外界質疑離岸風電是讓開發商開發以後套利走人、圖利國外廠商的錯誤政策,但國內學者喊話鼓勵國內民眾再思考,以目前台灣正在發展離岸風電的階段,國內既不存在任何相關供應鏈、也沒有任何技術,甚至連陸上風電都開發得乏善可陳,引進國外具備經驗的開發商本來就是最正常也是最快的作法,而完成開發以後,風場開發商本來也有權利將風場出售,這都是「正常的商業行為」,而前期用躉購費率支撐風場開發商獲利回本也不應該被質疑,海外開發商帶來的經驗與技術,透過供應鏈在地化將技術留在台灣,整趟過程當中都是商業行為,在商言商,沒有任何人有義務免費將經驗與技術轉移予台灣,未來台灣如何在完成開發以後內化成自己本身的資產、輸出技術給鄰近亞洲國家,那也是台灣自己本身需要去著墨。

能否維持領先?或將東亞市場拱手讓人?

最後,台灣雖然在開發過程當中欠缺法源依據,但確實已在東亞市場取得了先機,國內外學者也強調,目前台灣廠商如世紀鋼等多間公司已經與包括沃旭、CIP、上緯、中鋼等開發商已經簽屬超過 75 億元的合約,如果此時開發商喊停離開台灣,鄰近日本已經開出高額條件吸引開發商投資,以日本的工業技術,加上三菱已是極具規模的風機製造商(三菱與丹麥風機廠商合組子公司 MHI Vestas,在離岸風電風機市占率約 25%),台灣短時間打造出來的領先地位,只怕將拱手讓人。

(本文內容由 MoneyDJ新聞 授權使用。首圖來源:Pixabay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