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也縮手,全球燃煤發電步入死亡

發佈日期: 2018 年 11 月 05 日 9:50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儘管川普信誓旦旦,美國燃煤發電仍然快速往死亡邁進,世人原本認為,至少中國、印度兩大燃煤國家,還是會支撐燃煤發電的市場空間,但是隨著兩國的空污問題成為國家關注目標,以及可再生能源成本快速下降,現在中國、印度也對燃煤縮手,全球燃煤發電無可避免的加速邁向急轉直下的轉捩點,原本市場研究機構認為全球燃煤發電廠最大總容量時間點將落在 2022 年,之後就一路縮水,如今可能更加提前。

最大總容量時間點逼近,對燃煤發電產業鏈來說是極壞的消息,因為產業若成長已經到頂,沒有成長,就沒有未來,市場資金對沒有成長的領域沒有興趣,將大舉撤出,產業接下來面對的就是一方面營收不斷萎縮,一方面遭抽銀根,資金成本大幅度墊高的雙重打擊,人才也將因為公司無成長,沒有任何升遷前景只可能被裁員,因而大量流失,當一個產業進入這種夕陽化狀況,將很快萎縮消滅。

能源市場研究機構煤群(CoalSwarm)在 2018 年 7 月時就提出全球燃煤發電廠最大總容量時間點已經逼近,在 2018 年上半年,退役的燃煤發電廠容量為 16 吉瓦(gigawatt),逐漸逼近新上線的燃煤發電廠容量 20 吉瓦,竟成長只剩下 4 吉瓦,以當前燃煤加速淘汰,新建電廠卻越來越容易延遲或凍結的情況,很快就會退役超過新建,而使全球總容量從成長反轉為衰減。煤群當時預測全球燃煤發電廠最大總容量時間點將落在 2022 年。

未來新建規模的兩大支柱分別是中國與印度,分別站新建計畫容量的 34% 與 17%,但是中、印兩國也出現問題,中國因為電力容量過剩,以及為了減低空污讓燃煤電廠降載,使得燃煤發電相對不划算,甚至計畫凍結;印度因為財政危機,加上可再生能源具經濟競爭力後不斷侵蝕市場,使燃煤發電廠計畫停擺。

2010 年時,印度因為國內缺電問題嚴重,規劃超過 600 吉瓦的驚人燃煤發電預定新建容量,但是每年不斷取消,至 2018 年 6 月,印度總計取消了高達 573 吉瓦的計畫,自 2017、2018 財年到 2026、2027 財年間,目前剩下要新建的計畫僅剩 94 吉瓦。印度這些新建計畫還正繼續快速消失中,光是 2018 年上半年,就取消了 24 吉瓦,等於把澳洲 55% 的燃煤發電容量都給取消掉了。而由於太陽能成本持續下降,這些燃煤電廠計畫再復活的機率幾乎是零。

電廠本身的容量因數也將下降
中國、印度以外,東南亞市場也一樣對燃煤越來越不利,印尼於 2018 年 9 月宣布因為要控制外匯流失以維持匯率穩定,停擺預算 250 億美元的燃煤發電計畫,相當於目前計畫中 35 吉瓦總容量的將近半數;在菲律賓,屋頂太陽能開發商提出要以 5 吉瓦太陽能發電面板複合能源儲存計畫取代燃煤發電,並讓菲律賓高昂的電價下降 30%。

另一方面,美國與歐洲淘汰燃煤電廠的腳步毫不停歇,歐洲燃煤發電的主力德國,原本已經規劃要淘汰 22% 的燃煤發電廠,達 35.5 吉瓦,如今加碼承諾要淘汰全數燃煤發電廠,美國方面,預計至 2030 年美國燃煤發電廠還要再減半,這股煤業完蛋的訊息很快散播到全球。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e)預計,煤在能源領域的市占,將從 2016 年的 40%,至 2040 年降到 30%。

不僅燃煤發電廠總容量將減少,雪上加霜的是,電廠本身的容量因數(capacity factor)也將下降,受到空污問題影響,過去燃煤發電廠容量因數高達 85%,有利於攤提,相對降低發電成本,但在中國,受到空污控制的要求,燃煤發電廠往往被要求在高空污或特定活動節日時關閉,另一方面中國用電增長在 2015 年僅有 0.5%,需求不振也使得燃煤電廠開機時間減少,使得容量因數下降,2015 年竟然降到 49%,是 1978 年以來最低。印度方面也有類似狀況,容量因數近年來降至 56%。

同樣的電廠,容量因數一直下降,也就是發出的電力與燃燒的煤都減少,這使得燃煤電廠總容量,與燃煤電廠總發電量以及燃煤量,出現越來越大的落差,儘管全球燃煤發電廠最大總容量時間點即將來臨,全球燃煤最大總量的時間點卻早已過去,市場共識認為全球燃煤最大總量落在 2013 年,往後只會每年越燒越少。

煤業與燃煤發電的成長日子已經結束,煤業早在 2013 年就已經完結,燃煤發電也沒剩多少光景了,在越過歷史最高點後,成長轉為衰退,惡性循環即將發生,市場力量將很快把全球煤業與燃煤發電產業拉進無可避免的死亡漩渦。

(合作媒體:科技新報。首圖來源:Pixabay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