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光伏補貼逐步下降,企業需加強創新與戰略布局

發佈日期: 2017 年 02 月 21 日 12:04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太陽能光伏的補貼形式眾多,從最常見的FIT(躉購、標竿上網電價)、裝機補貼,到美國的投資稅減免(ITC)等,能有效推動光伏產業快速成長。光伏補貼逐步下降是國際趨勢,且會直接影響到各市場的供需情形。以中國市場來,2016、2017年的「630」大限與先前的搶裝潮,即是因光伏補貼下降期限而來。

補貼足以帶動產業興盛,而補貼的調降則將刺激業者進步,以擺脫對補貼的依賴為最終目的。中國光伏媒體SOLARZOOM的整理了相關發展,呼籲業者須加速創新、完善戰略布局,以在補貼逐步減少的趨勢下站穩腳步。(本文幣值均為人民幣)

近日,浙江金華分散式補貼標準出爐,山西晉城也下發關於2017年第一批農業經營主體申報光伏補貼項目的核查通知,各地關於光伏補貼的具體規定爭相湧現。曾幾何時,高額的光伏補貼催生了光伏產業的蓬勃發展,然而當前光伏補貼大幅縮減、長期拖欠等因素讓光伏企業獲取補貼之路愈發艱難。

與此同時,部分優先發展光伏產業的歐美國家紛紛表示將逐步降低對太陽能光伏發電的補貼力度,實現平價上網。我國發改委也提出大幅下調電價,擬將三類光伏標竿電價下調約三成,縮減分散式發電項目補貼標準近四成,於2017年1月1日起執行。國家電網電動汽車總公司副總經理江冰曾預測,預計到2024年,中國或將取消新能源新增發電上網的價格補貼;預計到2040年,中國將發放最後一批新能源補貼。

身處退坡階段的光伏補貼,將對部分企業造成強震,對中小型企業更是致命打擊。對此,光伏企業該如何應對?

加強技術創新 擺脫「補貼依賴」

一個不爭的事實,整個光伏行業都在積極響應國家政策號召,提倡平價上網、吶喊降低成本,但對於補貼逐漸下調及「難堵」的補貼缺口還是會感到力不從心。在這樣的壓力下,企業要生存和發展,就必須在技術方面不斷創新,通過降本增效來提高光伏發電系統的經濟性。

補貼退坡倒逼企業技術創新實現成本突破,繼而實施光伏「領跑者」計畫,推動企業技術升級和產品質量提升,企業以技「定天下」。

在這一背景下,光伏行業技術創新步伐加快,2016年中國商業化單、多晶矽電池轉換效率分別達到20.5%、18.5%,光伏逆變器集中式、組串式以及集散式等技術路線多元化,疊加後期運維趨向智能化,合力促進光伏上網電價屢創新低。

華為智能光伏業務中國區副總經理胡宜春曾向媒體表示,光伏發電補貼是在不斷下調的,目標是做到平價上網,從政策層面倒逼企業進步。現在投資光伏電站,尤其要關注的是整個生命週期內的投資回報,包括發電量和運營維護效益的提升等。

有行業內部專家指出,補貼下調會使得企業引進國際一流的製造技術,實現先進技術的大規模量產,在保證質量的同時規劃好自己的光伏製造技術路線,在中國光伏發電進入平價時代的過程中奪得先機。

大力發展分散式 降低風險

2016年12月28日,國家發改委正式下發通知,將2017年光伏一類至三類資源區新建電站的標竿上網電價分別調整為每千瓦時0.65元、0.75元、0.85元,雖然正式通知未提分散式,但在此前價格司的解讀中已明確分散式光伏補貼不作調整,繼續執行0.42元/kwh的國補標準。這意味著,政策繼續導向分散式,相比地面電站補貼的接連縮減,國補疊加省補、市補甚至縣補的分散式光伏「錢景」更加誘人。

另據官方資料統計至2016年底,中國的分散式光伏累計裝機量達到10.32GW,但距離十三五的60GW目標還有不小的距離,這也意味著發展空間極大。

分散式光伏項目主要有「自發自用、余電上網」和「全額上網」模式。自發自用電價(單位為元/度,下同)=基礎電價+0.42+地方補貼,余電上網電價=當地脫硫煤電價+0.42+地方補貼;而全額上網電價即標竿上網電價。相比全額上網的光伏項目面臨補貼下調以及棄光風險,「自發自用、余電上網」模式的分散式光伏項目風險較低。

當然就目前而言,國內分散式光伏仍在探尋成熟的商業模式,發展進程緩慢,且須提防大量並網對電網的衝擊。在商業模式和市場融資方面,企業亟需時刻創新,通過持續創新+政策紅利的雙軌模式破局困境。除此之外,隨著我國分散式市場比例的逐漸提高,行業標準或將適時介入,保障行業相關的配置得到優化,從而規範分散式光伏的市場行為。

佈局國內外市場 走向全球

「儘管目前光伏還未擺脫補貼依賴,但最終仍將走向完全市場化。」正泰電源副總經理韓甲治說。那麼佈局市場便是企業的重要課題。

樂康光伏營銷經理郝志強也曾表示,「光伏行業現在是處於補貼下調直至最後將會是徹底退出趨勢,如果只靠政策補貼生存,是不可能長久的。政策補貼其實能夠做的是在這個行業初期時的一個『起步資金』。不能過度依賴,針對分散式光伏這塊而應該注重市場培育」。

光伏市場,最大的是中國不容置疑。2016年我國累計光伏裝機達77.42GW,《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則提出,到2020年底光伏發電裝機達到105GW以上,且該規模並不是上限而是指導規模。可以看出,未來5年,中國市場仍將是核心企業的必爭市場。

然而,隨著補貼逐步下調,勢必會影響光伏開發商的投資積極性,並拉低組件、逆變器等設備需求。當中國產品價格下滑時,中國供應商會設法到海外市場尋求買家,來消化國內的過剩產能。

有業內人士提醒,開拓國際市場時,光伏企業務必堅持「本土化」戰略,從團隊建設到售後服務,特別是產品設計,嚴格遵守當地標準,並切實考慮各國的環境因素,高溫、高濕、高寒等對產品要求,此外還需對政治環境、社會環境等提前做足功課。

小結

正所謂「禍福相倚」,光伏補貼逐步削減,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項目投資收益,這就迫使項目開發商對項目質量有更高的要求,意味著最具性價比的發電設備、最優的電站選址和設計。補貼下降後,當行業的苦日子來臨之時,淘汰掉一批政策套利者,倒逼行業豪門加大研發投入,突破技術瓶頸,降低光伏發電成本,用市場之手篩選出真正的低成本公司,那時,整個光伏行業將迎來嶄新的春天。

(本文由SOLARZOOM 授權轉載)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