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貼缺口550億、限電率高:中國光伏產業兩大問題

發佈日期: 2016 年 08 月 31 日 14:52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隨著中國大陸的「十三五」計畫正式從今年開始實施,其光伏產業的兩大困難──補貼、限電,也成為不可不加速解決的問題。

優渥的國家補貼是推動中國光伏產業發展的一大助力。中國政府對光伏系統的補貼分成一次性的電站建置補貼以及度電補貼,前者如「金太陽」計畫,後者如現行的標竿電價上網方案。由於「金太陽」計畫持續發生騙補問題而已停擺,目前以度電補貼方式為主流。

度電補貼首度在2013年8月由國家發改委提出,並直接刺激中國境內的光伏發電裝機量暴漲。2013年底時,中國全國的光伏裝機量為17.5GW,2015年底已大幅成長到43GW,超越德國成為全球光伏裝機量最高的國家。

然而,暴增的裝機量也帶來補貼遲滯。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CPIA)的統計,中國2015年的光伏補貼額度接近人民幣1,000億元,但目前整體已出現550億元的缺口。而資本密集的光伏電站一般需要70%左右的融資貸款資金;若補貼延遲、甚至沒有著落,會直接衝擊貸款方的放款意願,並增加電站企業的投資困難度,進而影響光伏市場。

光伏扶貧恐受衝擊,需增加財源

從中國國家能源局、發改委近期推出的政策方針可知,光伏扶貧將是未來光伏產業的發展重點。根據中國大陸媒體《中電新聞網》的調查,光伏扶貧每年所需資金為人民幣160~800億元,若國家提供20%資金,則相當於32~160億元。而能源局保障每戶光扶扶貧之貧戶年收入為3,000元人民幣,其中有55~62%會來自補貼;若補貼拖欠,貧戶收入也會有超過一半受影響。

避免公司投資過大規模是減少補貼拖欠衝擊的方法之一。另一方面,拓產財源也是強化再生能源資金的主要方式。

根據國家發改委於2015年12月公布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標準,每kWh僅額外增收0.019元人民幣,無法覆蓋補貼缺口,更難以推動實現2020年150GW的裝機目標。中國業內人士表示,若將附加徵收費提高到每kWh收取0.03元人民幣,雖會小增人民年均電力支出90元人民幣、卻能有效強化補貼基金。

而補貼的申報與審批過程也須進一步簡化,亦須由專門的機關進行審核、控管,以避免推託延宕。

大西部限電率破12%,電網建設趕不上電站建設

CPIA指出,全國今年前6個月共有36.6億度的光伏限電,比例達12%。但棄光限電問題最嚴重的五個省份──甘肅、新疆、寧夏、青海、內蒙古的棄光量達32.8億度,棄光率19.7%,明顯高於全國平均;其又以新疆的32.4%與甘肅的32.1%最嚴重。

上述「西北五省」到今年六月底的累計光伏併網量達21.94GW,接近全中國一半。國網公司指出,在地消納量不足、電網外輸能力不夠,是造成西北五省棄光限電問題嚴重的主因;換言之是電量的「供過於求」。

為解決供過於求問題,北京政府今年已陸續推出相關措施,訂定保障收購時數介於1,300~1,500小時之間,同時明確要求在既有備案完工前不可核可新的備案。這些措施都是為了限制光伏發電廠的裝機量。

CPIA指出,棄光限電問題有四個主要的解決方法:保障收購時數、跨省電力交易、跨省電纜建設、電能替代方案。在電纜建設方面,北京已開始建設西電東送電纜,但距離完成仍需時間。保障收購時數略低於西北五省的平均利用小時,其餘電力則將直接進入交易市場;若電網能提供跨省交易,將有助電力消納。

不過,甘肅省工信委日前宣布2016年僅保障收購400小時光伏發電,讓業者憂心將造成50%以上的限電率、或者極為競爭的市場。若發電無法獲得收購保障、在市場上又無門銷售,將對電力業者直接帶來發電虧損,長期而言亦不利光伏產業發展。

平心而論,在棄光限電問題上,中國目前正面臨瓶頸期。若能透過對新案場建設的限制,將電網、電站建設的供需調整一致,對產業的長期發展才是健康的。但由於西北地區的大型電站裝置量向來佔中國裝置量極高比例,此區域的電站建設受限,或許也將使中國難以達成150GW的「十三五」目標。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