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光伏趨勢:越下游、越國際越有話語權

發佈日期: 2015 年 11 月 18 日 11:26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儘管“十二五”成績單尚未完整呈現,但此前負面消息不斷的光伏產業已經開始恢復元氣。記者注意到,光伏發電裝機從2010年89萬千瓦的穀底攀升到2015年三季度的3795萬千瓦,提前完成了3500萬千瓦的“十二五”目標。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光伏一度被視作領銜“中國製造”的驕傲名片,如今越來越多分析指向,光伏將在“十三五”期間吹響復蘇號角。
 
光伏產業可能出現跳躍式增長:國內政策利好,國際市場需求旺盛
 
光伏行業的全面復蘇正在顯示出各種信號。據統計,2015年上半年,光伏新增裝機量約為7.73GW,同比大漲了134%,第三季度更以加速度增長,裝機量同比新增了161%。企業方面東方日升(300118.SH)、珈偉股份(300317.SZ)、向日葵(300111.SZ)、茂碩電源(002660.SZ)、陽光電源(300274.SZ)等淨利潤同比增長率均超過100%。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表示,今年以來光伏企業盈利情況明顯好轉,前十家組件企業平均毛利率超過15%,多數企業扭虧為盈。
 
業內普遍預計,今年新增光伏裝機量約為1500萬千瓦,今年四季度由於受國家能源局增調光伏裝機量影響,光伏產業可能出現跳躍式增長,累計總量將達到4300萬千瓦,有望一舉取代德國成為世界第一的光伏裝機大國。
 
這一切似乎都在為“十三五”的美好開局奠定基礎。記者還注意到,除了日本、美國等傳統出口市場外,印度、澳大利亞、南非、菲律賓、智利、洪都拉斯等新興光伏市場需求也競相啟動,其中不乏中國企業參與的身影。比如總部位於江蘇的中盛集團,2014年開工建設的以色列90WM專案,就是從國外90餘家競標企業中拔得頭籌。
 
同樣拉動“十三五”復蘇局面的還有“一帶一路”戰略。“目前中盛在馬來西亞、土耳其、約旦、巴基斯坦、以色列這些國家已經有大型專案並網運行,約旦、巴基斯坦、菲律賓在今年年底和明年也有專案開工。”中盛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王興華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浙江太陽能協會秘書長沈福鑫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也分析:“‘十三五’肯定會有一個良好開局,國家政策放開、電網改革之後可再生能源會得到更好的發展,目前光伏市場整體環境應該是不錯的。”
 
記者從業內瞭解到,2013年國家發改委頒文正式確定集中式地面電站及分佈式電站的補貼電價,被視作是對光伏發電最佳的政策支持檔,成為國內光伏電站建設中的一道分水嶺。如今兩年過去,整個行業已經積蓄了相當動能。
 
“越往下游越有話語權,越國際越有話語權”
 
光伏產業鏈可分為:上游的矽料、矽片環節;中游的電池片、電池組件環節;下游的應用系統環節,也就是光伏電站的建設與運營。從行業利潤分佈狀況來看,中游的電池組件環節利潤最為單薄,而上游的矽料、矽片製造以及下游的光伏電站利潤豐厚。潮退之後的“裸泳”顯然令那些紅極一時的光伏大佬們痛定思痛。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發現,不少行業領頭羊都在“十二五”的尾聲調轉注意力。比如彭小峰從專注於上游多晶矽片開採研發,變身下遊應用端的代言人,他目前掌管的金融產品即是光伏電站的延伸。
 
去年豪擲30億元收購無錫尚德的順風能源掌門人鄭建明則對下游光伏電站呈幾近揮金如土的癡迷。2013年搶在行業反彈以前,他在一個月內就大手筆收購十餘個電站專案,全年支出高達80億元。
 
中盛光電專注下游的佈局意識更是得到強化。王興華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強調:“早在光伏產業起步階段,全行業一哄而起投產能擴大規模才造成了產能的過剩,而中盛是佈局光伏產業下游和終端用戶市場的發展方向,避開了‘十二五’期間的困局,我們的理念一直是往下游延伸,越往下游越有話語權,越國際越有話語權。”
 
楊懷進在接棒海潤光伏創始人任向東的董事長之位後,在資金流緊張的重壓下也毅然轉型,主攻下游市場。他曾在公開採訪中表示:“對於海潤光伏而言,我們也在轉型,轉型的核心在於,一是在生產製造上降低成本,二是打開下游市場。把自己的產品全部變成電站專案,這樣就沒有必要再去賣產品參與國內的競爭了。”
 
朱共山對於下游市場的興趣可以追溯到2009年,因為投資回報率較高,電站開發運營的“引力”使他不安於“矽片之王”的冠冕,創辦了協鑫新能源,主營電站的開發、運營業務等。但真正做大做強,還是2014年將之成功推上港交所。
 
重振的困境:手續繁複、稅收過重、融資困難
 
不過,下游市場也並不只是一片坦途,其中,土地利用就成為佈局電站的一大制約因素。王興華就對記者坦言,相比國外,在中國建設電站更為複雜,“光批土地檔就要跑好多部門”。
 
土地稅問題也正在成為制約光伏轉型的矛盾點。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認為,地方亂征光伏地稅造成電站開發企業稅收過重,令電站收益難以保證,而光伏電站土地使用稅各地徵收標準差異大,造成嚴重不一致,不同地區對光伏電站徵收土地使用稅的標準相差近20倍。
 
除了這些外部原因,光伏企業紮堆下游的另一瓶頸在於融資難。有業內人士表示,下游電站投資建設金融屬性更強一些,投資成本在8元/瓦左右,前期需要足夠的資金投入,因此負債率更高。
 
浙江太陽能協會秘書長沈福鑫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表示:“融資環境還不是很樂觀,我們現有的銀行對光伏企業貸款還是存有偏見,還要等市場全面回暖後回籠資金。”
 
對資金的渴求令光伏企業對股市趨之若鶩。早前,尚德、阿特斯、漢能等紛紛在美國和香港上市。如今面對中國內地資本市場的巨額資金量,光伏企業也開始在中國內地股市尋求融資,中盛光電便是其中一員。在2008年赴美上市遭遇全球金融危機後,蟄伏7年,中盛重啟資本市場之路,拆分其下游業務,擬將中盛光電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並計畫2016年掛牌新三板。
 
除此之外,國家補貼拖欠也給光伏企業的資金困局雪上加霜。王勃華針對15家光伏電站運營商的統計數據顯示,累計光伏補貼拖欠額度已超過1000億元。“拖欠發電企業補貼,導致發電企業資金流轉不暢、財務成本增加,產業鏈出現發電企業、設備企業、零部件企業間的三角債現象。”
 
文章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