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瞄準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

發佈日期: 2012 年 06 月 27 日 9:32 | 作者: | 分類: 產業資訊

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在一年前通過私人公司斥資2億元認購澳大利亞鋰礦之後,又於日前再度曲線佈局新能源汽車產業。

6月16日,以生產鋰離子動力電池為主要業務的衡遠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山東鄒城舉行投產儀式。這場發佈會的主辦方是山東衡遠,負責媒體邀請的卻是吉利集團公關部人員。雖然吉利集團公關人士稱“只是幫忙”,山東衡遠的股東方代表、董事長周騰也否認衡遠是吉利參與投資的子公司,但對此項目高度重視的當地政府卻在對外宣傳片中稱(山東衡遠)是吉利的投資項目,諸多細節透露出山東衡遠與吉利千絲萬縷的關係。

另據鄒城當地媒體報道,5月30日,吉利汽車公司董事長李書福曾到山東衡遠新能源公司參觀考察。

吉利背影

在全國各地幾百家電池企業中,很少有企業能像山東衡遠這樣備受地方政府重視。16日的投產儀式,不僅山東衡遠所在的鄒城市主要領導出席,連鄒城的上級市濟寧市也由副市長周洪率隊出席並發表講話。而在山東衡遠正式投產前一晚的歡迎晚宴上,當地政府領導也是挨桌向專家、客戶與媒體“推銷”山東衡遠,請大家“多照顧、支持”。

當地政府領導之所以如此看重山東衡遠,除了這是一個投資規模較大(2.14億美元)的新能源項目,屬國家鼓勵產業之外,還有一個相對隱秘的原因,那就是這個項目和吉利有關。在歡迎晚宴上播放的當地宣傳片中,更是直接稱鋰電池項目由吉利投資。

2010年,吉利已經有一個總投資16億元、年產能30萬台的DSI變速箱項目落戶山東濟寧。山東衡遠與之前吉利的變速箱項目投資規模相當,對於當地政府而言,吉利代表傳統汽車與新能源汽車核心動力的項目落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公開資料顯示,周騰的另一個身份是香港凱榮董事局主席。他表示,凱榮與吉利的關係源遠流長,“我們在資本層面有一些合作,後來就想做一些實業項目,因此選了新能源汽車。”不過,周騰否認吉利投資參與山東衡遠,但同時對吉利與香港凱榮的關係含糊應對:“我沒說過衡遠是吉利的,凱榮的資本結構較為複雜,為了保護投資方,我們不便多作說明。”

以客戶代表身份出席山東衡遠投產儀式的吉利控股集團副總裁俞學良也在媒體發佈會後特意解釋稱,吉利與衡遠沒有股權關係,只是客戶關係,將來衡遠會向吉利供應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而負責媒體聯絡的吉利公關部人士也稱此次活動“純屬幫忙”。

香港凱榮投資不是上市公司,記者沒有查到其公開的股東資本情況,因此香港凱榮與吉利集團之間的關係並不明確。吉利到底是通過香港凱榮間接持股山東衡遠,還是僅僅扮演中間人的角色?多方資料顯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在網絡上有關山東衡遠的公司簡介中,有這樣的介紹:“公司由香港凱榮投資有限公司出資設立(吉利汽車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在當地媒體有關衡遠公司立項、動工等前期報道中,香港凱榮、香港洪橋資本與吉利汽車等三方代表一直參與衡遠項目。

公開資料顯示,李書福與洪橋集團董事局主席賀學初關係密切,當初吉利汽車香港上市借殼的國潤控股,就是賀學初旗下公司,而在國潤控股中,李書福、周騰都有股份。賀學初曾對媒體表示:“周騰是我的湖南老鄉,也是我的好朋友。”

濟寧當地媒體報道也稱,5月30日,李書福曾親自帶隊考察山東衡遠並與當地政府領導會晤。

在山東衡遠的車間中,有一輛裝載衡遠動力電池進行測試的整車,該車正是吉利帝豪的車型。而周騰也在私下表示,股東方預計衡遠三年內就能實現盈利,他們押注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沃爾沃電動車即將國產。

雖然沃爾沃電動車國產尚無明確時間表,但沃爾沃中國方面已經多次明確表示電動車國產的計劃。去年,沃爾沃與上海嘉定區政府簽訂合作協議,開始在中國進行C30純電動車的實路測試。沃爾沃中國區董事長沈暉表示,沃爾沃中國區的研發團隊已經參與沃爾沃下一代純電動車型的開發,並在中國本土尋找核心供應商,今後中國將是沃爾沃電動車研發與生產的重要基地。

既然山東衡遠成立的一個重要初衷就是押寶吉利與沃爾沃的電動車,為何又對與吉利的資本關係遮遮掩掩?這或許與其市場開拓策略有關,抹去身上的吉利色彩,可以獲得更多車企的訂單。

在山東衡遠的投產儀式上,衡遠除了與吉利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還與長城汽車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在廠家提供的來賓名單中,還有海馬汽車、柳州五菱、上海申沃、廣通汽車等多家整車企業的代表。

瞄準車用動力電池

國內生產車用動力電池的企業大大小小數百家,目前多處於以其他業務收入養活車用動力電池的艱難階段。就連供貨最有保障、生產規模最大的比亞迪車用動力鋰電池,對於何時盈利也沒有明確時間表。周騰所代表的股東方為何樂觀預計山東衡遠3年就有望實現盈利?山東衡遠方面稱,他們在動力電池的生產一致性問題上有重大突破。其總經理楊煊坤介紹,“我們是國內電池行業首家採用先進自動物流選配系統的企業。這個系統由立體倉庫、堆垛機、機器人、數據庫管理系統等組成,能自動完成電池生產的注液、化成、荷電、分容、組配、分選等數據庫管理,實現了每塊電池數據庫的自動化存儲、分選管理,有效解決了目前行業普遍存在的產品串並時一致性差的問題。”

一致性是動力電池行業面臨的一大難題,專家曾介紹,目前國內電池企業的動力電池生產線設備投入小,自動化程度低,不少工序還要靠人工完成,因此產品一致性與國際先進水平還有差異。

楊煊坤介紹,目前衡遠電池產品良品率可達到93%,達到國際先進水平。衡遠的生產線設備大多從日本、美國進口,採用高度自動化的設備。“目前我們每條生產線有6個工人,爭取以後每個生產線只有1個工人,全部高度自動化。”

在衡遠正式投產前,曾把產品送到北方汽車質量監督檢驗鑒定試驗所(簡稱201所)進行檢測,並邀請中國工程院院士楊裕生、清華大學教授陳全世等10多位電池、電機等電動車領域專家組成專家組,對公司的生產設備、產品進行了鑒定。“在國內電池行業中,這家企業投資規模、生產自動化程度都比較高,201所的檢測報告顯示其產品性能、可靠性也都不錯。雖然不能說是國內最先進的,但也屬於比較領先的一批。”參與鑒定的專家表示。

股東方高度看好山東衡遠,也與其管理團隊有關。楊煊坤與其研發團隊在電池研發領域有10多年的經驗,8年前開始研發動力鋰電池。其之前所在的咸陽威力克是電池行業的知名企業。“在這個行業,我們經歷了比別人更多的市場寂寞期與前期開發的壓力,也積累了更多的經驗。我們有信心做最專業的汽車動力電池企業。”楊煊坤表示。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