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想要擺脫對俄能源過度依賴的魔咒?難!

發佈日期: 2014 年 08 月 18 日 17:50 | 作者: | 分類: 專題報導
長期以來,歐盟飽受能源依賴之痛,如何儘快實現能源獨立將成為其未來能源發展政策的核心內容和戰略目標。
 
目前歐盟四分之一的天然氣供給來自於俄羅斯,其中80%需要依靠烏克蘭管線過境輸入。在歐盟28個成員國中,對俄羅斯天然氣供應100%依賴的有5個國家,超過50%依賴的有11個國家。烏克蘭需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占烏克蘭天然氣消耗量的60%。
 
正因為如此,俄羅斯對歐盟及烏克蘭的態度一直“強硬”。2009年1月,俄烏兩國因價格分歧,俄羅斯宣佈停止向烏克蘭供應天然氣。幾天後,烏克蘭關閉其境內3條俄羅斯向歐盟輸送天然氣的管線,以此來作為報復手段。
 
俄羅斯與烏克蘭天然氣之爭,確實引發歐盟國家的極大恐慌。2009年那次“鬥氣”大大地影響了歐洲國家經濟和社會,因為輸往義大利和保加利亞的天然氣各減少90%,法國減少70%,希臘減少81%,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波黑和馬其頓共和國的天然氣供應則完全停止。鬥氣事件發生之時,正值歐洲處於一場暴風雪之中,因此造成數十萬歐洲人無法取暖。
 
歐洲國家試圖改變被動局面,努力尋求擺脫俄羅斯的替代能源方法,其中包括開發葉岩氣和取道土耳其的Nabucco管線設計方案,但是在過去幾年效果來看,幾乎沒有發生根本改變,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依然無法擺脫。
 
歐盟通過“20-20-20”政策,規定在2020年前,歐盟所有成員國需要實現以下目標:1,將歐盟溫室氣體排放與1990年的水準相比至少減少20%;2,確保歐盟20%的能源消耗來自可再生能源;3,將初級能源的使用于預計的水準相比,減少20%。
 
以德國為例,自2011年該國開始實行其2022年徹底放棄核能發展的計畫,但作為歐洲主要工業國,其電力缺口高達四分之一,這是該國最大的傷痛,是威脅其國家能源安全的巨大隱患。德國政府制定一系列擴建再生能源的法案,試圖彌補用電缺口,但收效甚微。這又直接迫使電力公司更多依賴天然氣和原油,發電成本大大增加,電價快速上漲讓民眾和商業部門飽受痛苦。
 
由於天然氣價格持續走高,德國一些發電廠從新回歸煤炭發電,2013年德國本國煤炭發電比例增長顯著,褐煤發電量達到1620億千瓦時,創下自兩德統一以來的最高紀錄,進而招致歐盟其他成員國的嚴厲抨擊。
 
作為“20-20-20”政策主要宣導者,德國目標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費中的比重要達到18%,其中可再生能源電力占電力需求總量的比重為35%。雖然德國在新能源開發上竭盡全力,投入400億歐元用於發展,包括生物柴油、甲醇汽油及生物乙醇等替代能源開發,但可再生能源所占的發電比重依然過小。2013年,德國風電裝機總量為3425萬千瓦時,位列全球裝機量第三位,但其發電量僅占德國用電總量的7.5%。
 
烏克蘭危機爆發,讓德國陷入騎虎難下的尷尬局面,可以預見其能源政策很有可能進行重大調整,進而在整個歐洲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直接影響歐洲乃至全球能源格局演變趨勢。
 
歐洲國家長期謹慎看待葉岩氣開發,但現實可能逼迫其調整政策,開發葉岩氣或許成為一種無法避免的政策選擇,儘管這種政策調整是痛苦的和無奈的。葉岩氣資源潛力分佈在歐洲是不均勻的,但總體資源極其豐富,約在470萬億立方英尺。
 
烏克蘭危機,讓歐洲不得不開始慎重考慮其能源政策調整問題,堅決降低其能源對外依賴程度是關鍵目標。從現實來看,擴大可再生能源,進口液化天然氣的成本太過高昂,難以支撐歐洲經濟發展,因此政策制定者很有可能偏向葉岩氣開發。
 
當然,歐洲國家環境意識強烈,環保組織阻撓葉岩氣開發,其能源政策調整過程尤其是葉岩氣開發政策可能是困難重重。
 
(本文作者:中國石油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華夏能源網www.sinoergy.com專欄作者 董秀成
本文來源:華夏能源網www.sinoergy.com)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mail 列印
Share